关键新闻

百年老校正名应勇为

(夏君) 作为关心母校钟灵的校友,作为三语工作者,我经过多次走访与探听、搜集资料,决定要正义执言,向成千上万不明就里的校友发出呼吁:百年老校,不能毁于董事!

先评2月12日《言论》版曹之的文章《都是汉字规范简化的错》。曹君像一般对简化字有成见者,把母校简化字的错误写法,归咎于规范简化字。事实上,简化字没有错,是你错了,因为你对简化字一知半解。我们必须接受一个事实:任何改革必定利多于弊,简化字既成事实,不必节外生枝,错怪制度。我以马来文的新拼写制(Ejaan Baru)为例,sh改为sy本来就违反拼读原理,如英文用sharia,新拼写制就非用syariah不可,所以无需一直兜圈子去怪新拼写制。
既然简化字已经成了我国公认与接受的规范汉字,这里批评它是本末倒置。我们要批评的是,好端端的一个校名给别有居心者改错。
我非常肯定,99.99%的校友和关心母校校名者,没有认真去研究钟灵的写法。其实你只要拿出词典字典,打开一看,一目了然:钟灵毓秀,锺是姓氏。已故陈充恩校长在《本校校名校徽释义》里写得非常清楚:足征灵气所钟(钟者聚也,如言钟灵毓秀,谓灵修之气所聚也。)之结果,便能使人才辈出……。母校钟灵取名来自钟灵毓秀,和姓氏“锺”完全没有瓜葛。
董事部胆敢把校名改为锺灵,否认校名出自于“钟灵毓秀”是向先贤挑衅,太过狂妄自大了!
不敢正视讨伐文章
迄今董事部不敢正视报章上讨伐他们的文章,只能偷偷摸摸在朋友圈传达不成理由的信息,说什么“校方并非不知道‘钟’已通用,而是基于特别名字状况而持用锺字,并引据中国官方规范的伸缩性特准以用之”。
大家很想知道的是“引据中国官方规范伸缩性”指的是什么?中国官方规范是所有的词典字典!哪来“规范伸缩性”?试问,“排斥”是否可以写成“排斤”,这也是“中国官方规范的伸缩性”吗?第二,哪个官方机关给你“特准以用之”?请指出来。
这种误导欺骗的话亏学校领导也能说得出来,我为母校悲哀!
找借口掩过饰非
追根究底,原来董事部曾经发出错误的指示,没有勇气收回,只好千方百计,找出种种借口以掩过饰非。董事会六年前发出的通告,内容令人啼笑皆非。
该通告内容如下:《锺灵》校名乃特殊的名字,应专用于创校于1917年的锺灵中学。故在简写时应写为《锺灵》而非《钟灵》,如此,《锺灵》的《锺》字才不会被不明学校校名历史由来者误解为敲击或计时的《鐘》。
这里闹出两个笑话:其一,繁体字的“鐘”和“鍾”简化后只有一个“钟”,何来给人误解为“敲击或计时的鐘”?这是天真无知的说法
其二,所有词典都清楚注明“锺”只能用于姓氏,怎能被不明学校校名历史者误解?不明学校校名者查了词典,肯定以为这是姓锺家族创办的学习,正好像卿田小学就是姓尤的所创办的。所以这是自相矛盾,幼稚的看法。
我认为作为负责任的董事,应该有勇气接受事实,知错能改。摆在眼前的所有词典字典都证明“钟灵”是正确的写法,“锺灵”错误。现在不是你们要证明大权独揽,独断独行,高高在上的时候。自以为是创校百周年的董事,专横无理,可以为所欲为,自创校名?拒谏饰非,骄横跋扈只能招来母校败家子、千古罪人的臭名!希望董事衮衮诸公,慎之慎之!
 原载《南洋商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