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新闻

精神病患拥枪的危险性

在美国,很多人认为拥枪是宪法赋予的人权,所以禁枪几乎是不可能发生的,而管控枪支成了唯一途径。前总统欧巴马在8年的任期内积极推出大量控枪措施,甚至绕过国会实行控枪。但随着特朗普上台携手共和党完全执政的情况下,欧巴马的多项“遗产”被废除,包括社会安全局为了禁止精神病患者拥枪所催生出的法规。在参议院投票废除了这项法规后,特朗普的最后签名变得毫无悬念,这意味着约7.5万名精神病患者被允许拥枪。

精神病患者是一群无法控制本身行为的病人。他们需要经过治疗和药物来压制失控的行为。而一般上他们也是社会上被孤立及被歧视欺凌的一群人,所以病发的几率一般上都会比较高。如果这群人拥枪,他们是否会在失控时滥用枪支,这几率也是非常高的。相较于恐怖分子,恐怖分子的行径有迹可寻,也可能像正常人一样因为害怕而停止恐怖行动。可是精神病患者的行径无迹可寻,他们根本就没办法在病发时控制自己的行为,所以我们能够想象,精神病患者拥枪的威胁,是否等同于持枪的恐怖分子呢?
的确,禁止精神病患者拥枪,在人权角度来看是极具侮辱性的。可是这群人本身已经是个潜在的计时炸弹,如果在拥枪的情况下,危险性是不是会更高呢?如果以人权角度来看,给与他人威胁公众安危的权力,那对公众就公平吗?美国不断在对抗国外的恐怖分子,可是却没发现国内的枪击屠杀案,到底丧失了多少国人的性命吗?
拥枪是美国宪法赋予的权力,可是美国必须衡量,到底这个人权是否仍合时宜。如果约7.5万个精神病患者都可拥枪,那还有多少游客愿意前往美国?还有多少外资高层会担心被职员枪杀而撤资?民众成功用枪捍卫本身安全的几率有多高?当然,美国步枪协会的影响力对特朗普及共和党的掌权有密不可分的关系,利益是否凌驾人民,那就要看特朗普和共和党如何衡量了。
原载《光华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