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新闻

败选其实并不失礼

基于实力悬殊,丹绒拿督州议席补选无甚看头,即使该州议席是已故前砂首长阿德南遗留下来,并由其夫人查米拉上阵,也似乎缺吸睛之效。

按理,因为这些特别因素,尤其是“阿德南光环”,理应有看点才对
阿德南是特别的,举凡与他有任何关系的人事物,都有其特别之处,惟独这场补选,却淡静如水。
与西马其他补选相比,看头和热闹性远胜于此,这与砂拉越郊区选情一向不热有莫大关连。虽然,反对党喊破喉咙,说干嘴巴,直认已在郊区开耕有成,然,每每选举时,成绩不说谎,也重重掴了反对党一巴掌。
参选反对党之一的革新党说,补选胜算有35%,而且不断增高;另一反对党的新达雅党更说,胜算不错,越靠近最后一天竞选,情势越加有利。老实说,明眼、心水清的人,甚至是普通人,不用在任何分析下,老早就判定补选的最终结果。
没有嘲讽、奚落反对党之意,只是感叹,反对党空喊这么久,似乎仍在原地踏步,无法跨出自我设限的框界,更无奈的,反对党有时候自我美好意识太强,选择了良好感觉,却舍弃现实性。勿忘了,当更具实力的行动党及人民公正党都无法在郊区有作为时,其他反对党更能作啥?
犹记得2009年峇当艾州议席补选,挟著西马反对党的强势反风,直到投票日当天,反对党还认为翻盘有望,最终成绩恰恰一大相反。反对党倾全力猛攻,仍无法让反风吹进砂拉越郊区。
其实,当公正党宣布弃战丹绒拿督州议席补选时,战事早就应该安静落幕,惟革新党和新达雅党不甘示弱,硬是派员挑战国阵。两党早就设想好失利理由,缄认不能与国阵资源战对抗,而参选目的简单,只有一个,要“迫使”国阵“投资”丹绒拿督区,不能就这么白白将补选胜利送给国阵。
国阵在一面倒的补选中,拚命动员上至正副首相,下至各大小领袖倾注当地,当然,也少不了“灌”入庞大拨款和资金,所以,补选胜利不是免费的。
可以预料,只要国阵仍牢控郊区,这个失利借口就会继续派上用场,而且是一点都不会失礼,还挺体面的……
文章来源:星洲日报/笔下真情·作者:黄锡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