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新闻

別本末倒置豬毛刷事件

近来,贸消部执法组高调地拉大队到全国各地搜查五金店,并充公没有特别标示分类由猪毛所製成的油漆刷,搞得全国譁然。

舆论普遍上质疑,几十年来销售皆毫无问题相安无事的漆刷,且并非食品,但為何突然之间就变成了政府要充公的违禁品,於理不合。更有民眾抨击此乃伊斯兰霸权的进一步体现,逐渐蚕食非穆斯林的权益,极度不公。

对於突然遭受对付的店主们来说,更是令人寝食难安、惶惶不可终日。店主们不单止深怕用真金白银所购入的货物被无端充公而导致血本无归,更担心遭受执法当局的对付甚至提告而面对罚款牢狱之灾;业者们经营正当生意却遭遇此无妄之灾,自然人心惶惶。

充公事件扰攘发酵了几日后,贸消部却突然无预警地来了个大转弯。在首相纳吉及现任贸消部长韩沙再努丁开腔不支持贸然充公行动后,执法部门风风火火的搜查、充公行动,就此暂时划下句点,稍稍舒缓了五金店业者们的压力。

事情彷彿已解决,不过是一场闹剧。闹剧结束后,毫无意外的,在充公行动进行得如火如荼时噤声、毫无作為的朝野华裔政治人物,都一窝蜂冒出头来邀功,有者说自己打了电话给部长后事情就解决,有者则趁机发文告抽水大力吹嘘自己的施压奏效,好像完全都是自己的功劳。

但,事情真的就此解决,告一段落了吗?事实上,根本没有。

政客知道事情的癥结吗?

要知道,贸消部执法组的取缔行动,并非是舆论上所普遍认為乃针对华裔商家或非穆斯林的滥权行為。相反的,这可是切切实实的依法行政,根据法律条文所採取的执法行动,完全没有任何一丝滥权的成分。正因為如此,所谓的停止充公行动不过是因社会舆论压力过大,政府“暂缓”取缔,给予商家们一个月的期限以对商品进行分类整顿,避免继续触法而已。

这是因為,此次取缔行动根本无关清真与否(所以并非伊斯兰发展局採取行动),而是源自贸消部於2013年,在《2011年商品事务法令》(Trade Descriptions Act 2011)29(1)(c)条文所赋予的权力之下,由时任贸消部长哈山马力签订了《2013年商品(猪狗製成品)事务通令》(Trade Descriptions (Goods Made From Any Part of Pig or Dog) Order 2013)。

在该通令中,明确规定了任何由猪狗或其任何部分所製成的產品,在售卖时都必须贴上“以猪製造”/“以狗製造”的马来文标籤并与其他非猪狗製成品区分展示,否则即被视為触法。

根据该2011年的法令,任何人若违反此通令,最高可被罚款10万令吉或监禁不超过3年,或两者兼施;而若违法的是公司或组织,则最高将被判罚25万令吉。处罚不可说不重。

如此说来,贸消部根据法律正确地採取行动又有何错?而那些大言不惭、毫无愧色,争?出来邀功的政客们到底知道事情的癥结所在吗?若此通令如此不合情理,那这些如今正在努力為自己邀功的政客,当通令制定时又做了什麼?

前事已逝,暂且不提。但若这些政客真是有心為民,那烦请赶快动议废除该不合理的通令,而不是捨本逐末,治标不治本地对根据法律正确行动的执法官员施加压力,要求他们漠视现有法律!

各位政客,明白了吗?

(光明日报/评论.作者:洪伟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