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新闻

好斗的特朗普:史上最不受欢迎的新任总统

华盛顿——至少在一个方面,候任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超过了前几任总统。奥巴马入主白宫18个月之后,盖洛普民调中的支持率才下降到44%,乔治·W·布什(George W. Bush)历经了4年半之后才滑落到那个水平。而特朗普还没有宣誓就任,支持率就已经降到那么低了。

事实上,大量调查都显示,在本周五就任之际,特朗普支持率比美国现代史上任何一位新任总统都低,这是一个迹象,表明除了帮助他在11月胜选的基础选民之外,他并没有把身后的美国人团结起来。在特朗普权力过渡期间,不仅看不到团结,去年选举中的两极分化现象依然持续。
就职前的几周时间里,其他总统会化解竞选期间的敌意,力图让国家重新团结起来,而特朗普在过渡期间的表现却好像是电视摔跤明星。他已经跟一个民权偶像、一个好莱坞女星,还有情报机构、国防部承包商、欧洲领导人和奥巴马总统进行过较量。在四年的总统周期中,目前这个阶段常常以“疗愈”为主题,但在特朗普的过渡期里却完全看不到这一点。
“他似乎想要和他能找到的每一个风车作战,而不是把心思集中在担任全世界最重要职位的大方向上,”来自亚利桑那州的联邦参议员约翰·麦凯恩(John McCain)周二说。“显然,从民调来看,即便在他成为总统之前,很多美国人似乎对这种做法很不满意。”
周二的两个民调——一个来自CNN和ORC,另一个来自《华盛顿邮报》和ABC新闻——发现,在周五的就职典礼到来之际,只有40%的美国人支持特朗普的表现。而NBC新闻和《华尔街日报》的民调发现他的支持率为44%,是历届总统上任之际最低的。
可以做个对比,奥巴马在刚刚上任之后不久支持率达到了68%,布什也曾在盖洛普民调中获得了57%的支持率。两人在胜选之后的那段时间里,都传达了包容的信息,并向反对者表示了合作意愿,即便这种情况未能持续下去。
特朗普的顾问私下里说,他的胜选本来就出人意料,说明这种传统的指标已经不再重要了。他们说,如果你相信民调的话,特朗普就不会是总统了。
然而,支持率的下降明显刺激了特朗普,他本周二发泄了一番。“同样也是这些人炮制了虚假的选举民调,搞得那么离谱,现在他们又在搞支持率民调了。”他在Twitter上写道:“他们还像以前一样弄虚作假。”
虽然中西部几个州的民调没有准确地反映选举日的实际结果,但全国民调通常和实际投票结果相差不到一个百分点,比如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赢得48%的选票,特朗普赢得了46%。
对于特朗普来说,担心支持率不大可能涉及它们对下一次选举的影响,因为那还有几年时间,这更有可能和国会议员如何看待这些数字有关,从历史上看,国会对人气更高的总统会更加遵从一些。
“每个总统上任之初,国会对他的印象都很好,但最终都会变坏,”奥巴马第一个任期中的白宫立法主任菲尔·席利罗(Phil Schiliro)说。“随着支持率下降,国会的印象很快也会变糟。这时候让国会支持总统的优先事项就会变得更难。”
在众议院代表纽约州的民主党人史蒂夫·伊斯拉埃尔(Steve Israel)说,特朗普的最大的挑战可能是他自己的共和党内一些心情紧张的成员。“现在特朗普的民调数字,成为了攻击21位来自他输掉的地区的共和党众议员的武器,”他说。“因此,他就任总统之际不仅民调数字很低,而且在自己的党团会议里可能也面临着重大阻力。”
但特朗普表明,他打算通过人格力量,而不是通过联合众多盟友来领导美国。他大胆妄为地给自己树敌,几乎每次遭到批评都会反击。他已经修复了与一些批评者的纽带,比如和米特·罗姆尼(Mitt Romney),但对于那些不支持他的公众,他做出的握手言和努力寥寥无几。
特朗普的铁杆粉丝支持这种好战做法,他声称这么做已经看到了成效,比如当他在Twitter上发贴表示反对之后,共和党众议员撤回了削弱国会道德办公室权力的计划,大公司也逆转了把工作岗位搬到海外的打算。
副总统迪克·切尼(Dick Cheney)在任期间也曾无视自己的低支持率,专注于推进国家安全议程。切尼的首席顾问玛丽·马塔林(Mary Matalin)说,特朗普说“开创了一种新的政治样式”,颠覆了长期以来的一些假设。
“几十年来,美国用民调和设想中的期望来治国,特朗普已经暴露了这种政治策略的不足和不可靠之处,”她说。“一些人假设,个人支持率比政策获得的支持率对投票的影响更大,在特朗普当权的时代,事实已经证明这种假设显然是荒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