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新闻

历史不提大伯公的足跡

(杨善勇) 歷史上曾出现的卑微人物,总是都淹没在时间的洪流之中。登峰者的旧有档案,正是经典之佐证:1953年5月29日,埃德蒙·希拉里在尼泊尔地陪丹增·诺尔盖嚮导下,首次登上珠穆朗玛峰。那么,谁才应该留名史书?

马六甲之开启,新加坡的拓荒,自然也是这样。原籍印尼的拜里米苏拉途经那里,两地早有不少的先民长居。但是,他们的身份不显,所为亦然不明,后人追述,因此也少了一笔。
读黄尧的《星马华人志》(吉隆坡:元生和黄氏联合总会;2003),也有同样的发现:1786年8月10日莱特登陆檳岛之日,「想不到已有58个渔民先他在此」。
黄尧笔记:「这58个渔人中,至少有三个华人早已在这里,一个姓张,一个姓丘和一个姓马。」张姓,正是张理;丘姓,丘兆祥;皆广东大埔人。马姓,马福春,福建永定人。
三人之事,据黄尧说,早在「18世纪中叶的乾隆十年间」,1745年间到檳,联袂一起南来。(页41-42)据此推算,相比乾隆51年初临檳城的莱特,早了至少41年之久。
李恩涵的《东南亚华人史》转引的资料又说:(张丘马)三人意气相投,情同手足,以捕鱼为生。张理原始中国天地会的会员,在檳城华人社会他也组成类似天地会的秘密组织;他死后,便为人尊称「大伯公」而祭祀之。(页849)
不论此事的虚虚实实,可是,朝廷钦定,连篇累牘、鉅细靡遗课本內收的檳城正史,何尝曾经记下先辈在海珠屿的足跡呢?张理这个道道地地的大伯公,彷彿就像尼泊尔的地陪,光彩全让给了莱特。
所幸,网络大兴,搜寻Zhang Li,Chang Lee或Chang Li,wiki和个別网页之上,如今总算可以找到零零星星的篇章,补全了记录的偏差,读者因此可以看到了鲜为人知的另一面。
原载《东方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