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新闻

华小的钱和令吉贬值

(植建成) 我们这些小老百姓,听闻到的最大笔“天文数字”,应该就是一个国家的总财政预算,因為一提到预算案,都是亿亿声,像去年纳吉宣佈拨款要用2670亿令吉,来运作这个国家一年。

几千亿的拨款,再分配下去,每笔拨款都是以“亿”计,像首相署,今年分到了203亿,是史上第一次突破总预算的7%(2006年的首相署,才需42亿令吉);要养几十万名教师的教育部,则获得了413亿。

说了那么多数字,接下来这句才是重点:分配到华小设备发展和维修经费的钱,只有“半亿”,也就是5000万令吉。5000万令吉,佔国家预算的0.018%,或是教育部预算的0.12%,这些钱,是拿来维修你的孩子二楼教室那一片生锈了的铁栅栏,或是老师办公室那把吱吱作响的吊扇。

但目前為止,这笔钱拨到华小手上的,还是0(我不必说三次吧)!

这些事,在以前不太会发生,但是从前两年起,财政部变得像是一个周转不灵的商家,开始拖欠大马1200多间华小这笔维修费。而且这笔钱,据说今年只剩下了三分一,只有1650万。但今年已剩下10天,财政部还是拿不出来。

我们的国家财政部出问题了吗?

X X X X X X X X

週一,令吉币值写下19年来的新低,正牌的财政部长,近来已不太亮相谈令吉走势,由巫统的另一位第二财长佐哈里出来讲话,他叫人民不要慌,令吉会回弹的。

如果说这话的人,还是前第二财长阿末胡斯尼,那还比较有公信力,但他在半年前,一怒之下已掛冠求去。现在还存在这个国家权力核心的人,人数虽多,但格性已划一,他们的所言所行,说穿了只是在展示忠心而己。

逐渐崩坏财政系统

令吉可能回弹吗?在本地的分析机构,提到了马币的未来,都发挥了洋人那套偽善的言语修辞学,都是说challenging,具有挑战性。美国降息、热钱撤走、美元回流、令吉下跌,但為什么其他的东南亚货币,没有创下19年的新低?

美国著名财经媒体CNBC,就讲得直率多了,它提到:“在特朗普获胜之前,令吉就备受石油价疲软和政治丑闻的压力——主要来自负债纍纍的大马主权基金1MDB,它在全球性的司法调查和法庭案件上,被指掠夺了数十亿美元。”之后,就提到了一号人物、他的继子、和一家电影公司。

华小的维修拨款不知所终,和令吉跌到新低点,看来是风牛马不相及的两件事,但是说穿了,它就是一个逐渐崩坏的财政系统,是国家治理不力的症状。

大马人眾所周知的“核心问题”,在2014年爆发。华小拨款不到位,大约也是从那时开始恶化,令吉亦是从2014下半年开始走下坡,走了两年,还没到终点,理由很简单,大马政治格局未变,核心问题未变,命运当然也不会改变,2017年的到来,不会有新气象。大马的未来,依旧非常challenging。
原载《中国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