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新闻

欧盟危机给东盟的启示

2016年就快过去,旧的问题未解决,新的问题陆续会来。

东盟与欧盟在2017年会持续面对一体化的挑战和区域危机。据说一只只“脱欧”的黑天鹅将出现,欧盟将可能变成“黑天鹅湖”,是否如此,就要视两大经济体——法国与德国明年的总统选举。至於东盟,在经济增长放缓和货币贬值之外,几个国家的政治也出现了新气象。泰国新国王上任後的王军关系新走向;缅甸政府从军人走向文官时代後,受人关注的是处理缅北乱局和罗兴亚问题的新方式;今年上任的菲律宾总统已经扭转了亲美反华的传统。
东南亚当前的政治转型令专家学者们喜忧参半,喜的是它的新气象,而忧的是它也为东盟共同体增添了一些未知数。
不久前,波兰华沙大学欧洲研究中心主任Bogdan Goralczyk教授到中国厦门大学做客,分析欧盟的危机总括了经济丶安全及难民3个方面,他也释放出一个重要信息,即“脱欧”热潮或民粹主义的兴起其实也跟当前国家主义的兴起有关。
从特普朗赢了美国选举这一件事,可以体会教授所指的国家主义正在西方兴起的意思。所谓的右翼力量崛起是出於资本家在国家资源和利益链的垄断遭遇到全球一体化的磨削,故而鼓吹出带有民粹主义的“脱欧”意识,企图拿回他们的垄断权。
欧盟还能走多远的关键在於法国与德国的总统能不能获得连任以维持原有的局面。
当前法国极右的“国民阵线”玛丽娜勒庞的支持率正在上升,而民调也显示现任总统奥朗德的支持率已经跌至历届总统中最低的一位。另一边厢的德国总统默克尔即使上任至今把德国经济维持得体面,然而难民政策受到非议後,反对者把难民在社会制造的问题都归到默克尔的头上,因此加大她寻求连任的难度。
欧盟危机起於全球化促使右翼势力的对抗从而推动了民粹主义的上涨,反观东盟虽也有左派与右派之分立,但学者认为东南亚政治是宗教和种族在主导,而非左丶右派势力。
这一观点不无道理。东南亚国家的领导人向来采取务实和中庸治国,只要是有利於国家发展,不分左派与右派,都可以被执政集团吸纳,当前的我国巫统和伊斯兰党的合作就是例证。
尽管东盟与欧盟具有不同的政治特徵,但笔者以为Bogdan Goralczyk对欧盟的解析也可以用在东盟危机的研究上,皆因东盟也在面对经济丶安全及难民危机对区域造成的威胁。罗兴亚问题甚至被认定为伊斯兰国在该区域滋长的温床之一,促使东盟成员严正以待经济以外的安全合作。
故此,我国政府突然就对罗兴亚问题采取强硬表态,其实有两个层面的动机:其一为利用於团结国内分裂的马来穆斯林社会;其二为遏制罗兴亚问题加促伊斯兰国在东南亚的兴起。
文章来源:星洲日报/旁敲侧击‧作者:黄婉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