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新闻

政治霸凌

霸凌者,以粗言或权势或暴力欺凌他人者也。

学府霸凌,在学校欺负弱小或低年级学生,即要脸、要钱、要跟班又要耍无赖。
家庭霸凌,家暴者也,即恐吓、虐待和鞭打,甚至性侵家里妻小老弱
马路霸凌,你敢超令伯的车,令伯骂你、打你、踢你、砍你,甚至开枪射你、杀你;总之,不把你除掉,令伯气不顺。
最多的霸凌者,往往同时出现在政党年度大会里,因为这是彼等训练与展示胆色、口才、歌功颂德本能,并成为民族英雄所在地。
他们是政治霸凌,擅长于挑衅、谩骂或诬赖他人,抬高自己并渴望讨得主子欢心,将来的高官厚禄享之不尽。
在大马,有权有势的大政党,在每年的大会都会怂恿那些喽啰凸显其霸凌本色,今年也没例外。
今年就有一名政治霸凌因演技、口才和骂人技俩等功夫均一流,被主子看上了,还被委为上议员。
当然,3天的饱食暴饮让他们有足够的体力与精神针对执政集团内的“阿邦阿迪”们单单打打,要人家的部长职位、要关闭人家的学校、要人家醒醒定定搞政治、要人家乖乖唯唯诺诺、建议不再给人家拨款、不聘请人家成为公务……这些霸凌言论皆来自政治幼儿班的各区男女代表,尽显党内传统的“霸凌文化”,似乎不酸人、不骂人、不欺人,领袖就看不到他们的“才华”,更当不了英雄。
政治霸凌对“自己人”已够霸道挑衅,对敌对党及领导更是口无遮拦、污蔑撒谎、指鹿为马及无的放矢,这在大马已是司空见惯、耳熟能详的政治小丑技俩。
今年的大会里,代表们更对反对阵营的马哈迪、慕尤丁、慕克力、林吉祥及林冠英等“拳打脚踢”,许多反对党领袖“躺着也中招”。
奇怪的是,这些政治霸凌似乎对国家课题如贪腐滥权、贪官秽吏、GST、1号官员、外资陆续撤离、550亿借贷是否够清真等课题,都只字不提(还是不敢提),为什么?
有人说,今年在大会发言的政治霸凌不懂经济,所以不必谈啥低迷、不景和物价飙升等课题;更多人说他们也不善理财,所以把东西买贵了、浪费了及遗弃了等丑闻,都扫进红地毯。
好了,3天的戏目唱完了,霸凌角色也演完了,就乖乖回家去等,看谁受领袖青睐,点名成为候选人,赢了大选,继续扮演其更大的政治霸凌丕戏。
文章来源:星洲日报‧花城‧花城内外‧文:李志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