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新闻

独中新生三年皆减

(董恪宁) 祸兮,福之所倚,1973年华文独中復兴运动以来,两岸所接收的学生,连续14年持续增长。中国崛起之后,生机蓬勃,商机处处,不但华文和华语教学深受欢迎,华教的香火传承行情犹好。到了2016年,独中吸收学生总数则是最多的一年,共达8万4604人。一眼望之,统计可观,华教上下见之,自然洋溢一片春意,上台演讲,下笔作文,全是不吝溢美之词。

福兮,祸之所伏;转入2016年之际,全国华文独中初一新生人数其实只有1万5320人,相较2015年,少了692人。董总首席执行长孔婉莹报告:这意味着,独中初一学生人数下滑,已经为期连续三年。
据〈2016年马来西亚华文独立中学学生总人数及初一新生人数初步统计和分析报告〉所示,多达35所华文独中新生明显减少,占了58.33%。缘由何在?初步分析,孔婉莹说明,关键有三:
一、华裔的生育率,每况愈下,且受轮值的生肖影响。举例言之,2013年独中新学年迎来1万7620人的新生,多是生在婴儿出生率偏高的龙年。但是,一旦学生来源不足,则中小型独中自然因此受困。
二、部分大型华文独中扩招学生,学生人数随之疾速饱和,造成学校硬体严重不足,校园的活动空间也为之日渐窘蹙。桎梏如此,学校唯只好减少招收新生,连累了新生报读。
三、政府法令的限制和打压,独中不能按照市场所需增建新校、设立分校或者扩建校园,汲取新生。如果此事短期不能有所改善,预期未来数年全国华文独中学生中人数成长將会放缓。
除此之外呢?身在“2016年全国华文独中董事校长交流会”汇报,孔婉莹似乎不愿正视遍布大城小镇的独中教育,此时此刻正在面对国际学校的竞争,家长也不再将之视为孩子首选的中学。
不但这样,全马各地,同时另有不少名目不一的私立中学,正在如火如荼地招生。新建的华总大厦,据悉当下也有了华夏私立中学(Sekolaj Universal Hua Xia)。
何况,个别独中,着重双轨课程,有者甚至准备报考国外文凭。层层叠叠之后,课业之重,考试之多,活动之频,献捐之烦,超乎想象。家长视之,几经评估,心里最终将会怎么想?
细查报告,当可感受危机所在:人数最少的10所独中,学生总计,只有1306人;平均来说,每所学校只有130人。据此均分初中和高中六个编级,每个班级,不过区区的20余人。
从经济的成本和效益说,仅仅仰赖130位左右的学生缴付微不足道之学费,如果没有董事的热心和华社之搀扶,怎么可能长期供养一大间的独立中学?问到这里,当可觉察独中潜在的危机。
可惜,剖析问题,扪心检讨,站在董总前排的领导,仍然不愿自省,内部那一匹布长的沉痾宿疾。所谓独中教改蓝图,拉拉扯扯,磨蹭拖沓,底牌一开,也只是意思意思,始终悬而未决。
是耶,非耶,再过三、五年,大家不能看到了大时代的非常变化。到了那个时候,一间间的微型独中,恐怕也要设法迁校,转到各大城市寄身其中,才能继续苟活下去。
原载《光华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