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新闻

让树成长吧!

(邱丽芳) “困”这个词描述的情景就是一颗“树”被困在一个“笼子”里,结果这棵树不能长大。正确的说法是,“困”指的是陷入艰难、被包围在障碍重重的环境中。想想看,在这样的情况下,怎样做才是妥当的方法,让这棵树可以不受拘束的成长?

我就在这先卖个关子。我想说的是,“困”字非常适合描述现阶段融合教育(Inclusive Education)的情景。融合教育提供机会让残疾学生在普通学校里融入主流教育的机会,最主要的目的就是要提高他们的参与权和减少他们在学习上面对的障碍。
现实中,我们依然面对硬体和软体的障碍,不能通行无阻、畅所欲言的让自己参与其中。学校还是以老套的教学方式教导残疾学生去改变自己的残疾去适应学校的环境和制度。我们要得到相同的机会,就要恢复“正常”的身躯来享有平等的参与和选择权。这就是社会一般的观念,参与社会的先决条件。
残疾学生一定要改善自己“不正常”的身躯,才能享有参与权。如果这个论点可以成立的话,那可是地地道道的天大笑话。也就是说,女性也要变成男性,还有黑人肯定也要变成白人,才有资格谈平等主义论?即使我们绞尽脑汁,把问题的根源归咎于残疾的错,我们始终找不到解决障碍的方法。那是因为不能说把残疾学生隔离在特殊学校、提供特殊的训练就能“正常化”他们的身躯;“正常化”后才能“合理化”他们的参与权,这是个不合情理的做法。
还记得十年前,我在学院的切身经历,科系主任对于我存有偏见。他曾经百般挑剔,质疑我的能力,还冷言冷语,真的气得我一跳三丈高。想都没有想到十年后,怎么这么巧合,当我搬到大路后的住宅区时,出乎意料的才发现原来我们住在同一座楼。十年前,他是我短短两年的老师;十年后的不期而遇,我们却成为长久的邻居。我感受到十年前和十年后,他的心态和看待我的观感简直是天渊之别。从他的身上,我终于明白了,一个人如何对待残疾者,取决于我们抱着怎样的心态、用怎样的观感去看待。这一切的恩恩怨怨,都是通过接触而被化解的,这一切都是上天最好的安排。
你看,残疾不是问题,残疾不是障碍的导火线,问题是在于我们是抱着怎样的心态看待残疾的问题。话说回来,我们现在碰到一个棘手的问题,该如何在普通学校让融合教育真正的融合?我们没有理由再让残疾学生困在这道“笼子”里,教育的目的就是要栽培他们成为有用的人。
第一个解决方案就是以正面的心态,把这道有形的“笼子”去除掉,让“树”自由自在的成长。第二个解决方案就是让“树”变得强大,强大内心的力量即使在逆流中也要冲破包围着的“笼子”。融合教育就是最好的平台,让这两个方案相铺相成。值得一提的是,“三个臭皮匠,赛过诸葛亮”,校长、老师、父母还有残疾者本身都要同心协力争取学生求学的权利。在自己的职位和岗位上,都要让每个孩子不要错过参与融合教育的机会。即使前面的风雨再大,这一切的汗水和泪水都是值得的,因为正义需要大家的付出和维护,而你只是做了该做的事!
原载《光华日报》